阿依_愉快现充

跑路。不接受除文笔和人品以外的一切批评。

【全员】断情。二

仙侠au

这篇强行走一波剧情- -

依旧没想好写哪对cp,欢迎评论~

欢迎戳头看脑洞_(:з」∠)_

一→ http://ayiii0128.lofter.com/post/1d0dc771_d4b929a

祝食用愉快_(:з」∠)_





慕容离躺了整整五天。

第六天的时候,他走出了法阵,沐浴着温暖的日光,恍如隔世。

他抬头看着已经被毁去大半的浮玉山,心下茫然。

无所归处,道基已毁,雪恨之日更是遥遥无期……

“慕容!”

他循声望去。

“可是好了许多?”

他张了张口,却是什么也没有说。

“先回去再说吧。”


“公孙钤,我……”

“怎么了?”

“我如今道基已毁,以后……只能修魔了。况且天璇的修士一定还在全力搜捕外逃的瑶光修士,日后怕是要躲上一段时间。所以……”

“所以,你是要让我丢下你?”

公孙钤皱起了眉。

“修仙修的是什么?何苦逆天而为,前路漫漫……不过为了三字。”

“意、难、平。”

“好一个意难平!”

慕容离抬头,对上公孙钤灼灼目光。

“如今虽是前路艰难,又何须畏惧?”

“好……便是困难重重,也要去走上一遭!”



月上中天。

寂静的山谷里,两道人影在树林间不断跳跃着。

“前面已经离两界裂缝很近了。”

“对,灵力的压力小了很多。”

慕容离皱了皱眉,把体内魔力不安分的躁动压了下去。

“你可还好?”

“尚……”可字还未出口,慕容离就感受到了一股十分具有胁迫性的灵力波动。

“快走!只要咬定不认识我,他们不会为难你的。”顾不得解释这许多,慕容离掐了个诀,将公孙钤推了出去。

公孙钤稳了身形落在地面,同样感受到了不远处的灵力波动。

“今日就先放过你一马,来日我们再会!”

听着不远处慕容离传来的诡异声音,公孙钤瞬间会意,运了三分功力向自己胸口拍了一掌,冲着向这里极速奔来的一群修士大喊,“道友助我!”


魏玹辰摆了摆手,让众人停了下来。

“长老,为何……”

“他已经进了裂缝了。”

“那裂缝极不稳定,还有空间风暴,我看那魔修啊,是凶多吉少了。”

“刚刚有人在大声呼救,不如先去看看好了。”

魏玹辰一摸胡子,“那人……与我有缘啊。”



“可是你在呼救?”

“正、是……”公孙钤勉力站起,嘴角溢出一道血丝。

“我观你资质上佳,不知可愿拜我为师,入我天璇?”

“长老?!”周围的一群人纷纷惊呼道。

天璇?

公孙钤闭上了眼。

呵,没想到啊,居然是……天璇。我不过一介散修,哪里还有对长老拒绝的余地呢?

“既然长老开口了,那在下只能答应了。”

“好,那就先回天璇吧。”

魏玹辰笑眯眯地摸了摸胡子,一挥衣袖,所有人便瞬间消失。



魔界。

“莫澜啊,你说那群长老,整天就知道劝我处理事务,真真是无趣乏味得很。”刚刚送走了一群长老的执明百无聊赖地瘫在榻上。

“尊上不如去月之海走一圈?那里风景好,走走也能心情舒畅一点啊。”莫澜眼珠子一转,给执明出了个主意。

“好吧好吧,还不快走?”

“是……”


月之海真的是片海。

它在魔界最偏远的地方,哪怕风景真的很美,也很少有人去。

慕容离被海浪卷到了岸边,大半个身子都浸泡在海里。

在恍惚间,他听到身边有人在喊。

“莫澜你快看这怎么有个人!诶好像还挺好看的嘛……”

真是聒噪。

他无意识地皱了皱眉,感觉到被人抱起,随即又陷入了昏迷。



天璇仙宗。

“徒儿,伤可曾好了?”

“劳师父牵挂,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那便随为师去拜见宗主吧。”


“拜见宗主。”

“请起。”

公孙钤一抬头,就看到了前面端坐着的人。

“你是剑修?”陵光笑得有些玩味。

这么不像剑修的剑修,真是好久没见过了。

“正是。”公孙钤不卑不亢地回答道。

“真说起来,你可要叫我一声师兄呢。当初可是魏长老带我入的门。”陵光伸出手,取过放在桌子上的茶具,斟了杯茶。

“在下不敢。”

陵光低头,吹了吹浮在水面的茶叶。

“初次见面,也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把墨阳你且收好,他应当和你很合得来。”

“多谢宗主。”公孙钤收了剑,恭恭敬敬地道谢。

“下去吧。”陵光挥了挥手。

“是。”


“当真是,无趣……”陵光嘟囔着,一闪身,回了静修的密室。





----------

以下是之前的cp投票统计~这篇评论还能接着投w

钤离/执光 5

执离/钤光 5

离光/执钤【我也很好奇为什么会有这两对】 3

hin好 所以我到底要写哪两对_(:з」∠)_

当然如果一直没法决定的话那我就会搞事情XD

没办法谁让我被同学刺激到了呢……谈恋爱了不起啊!!

好吧确实了不起orz

来自一个依旧抓狂中的lo主_(:з」∠)_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