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依_愉快现充

跑路。不接受除文笔和人品以外的一切批评。

【仲孟】Letter Lover。一

大家好 我又来搞事了
听说产粮能出ssr【并不
想了很久最后打算把这个梗用到仲孟上x
歌手土x写手葱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感觉方方土特别适合歌手这个设定【。】
祝食用愉快⸜( ´ з ` )⸝♡︎

这是他写给他的第三十二封信。
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回信了,你还好么?
他这样想着,握着手里的笔,枕着昏黄的灯光入了眠。

孟章是在报纸中间的缝隙里认识仲堃仪的。
那份报纸早就已经不知道是被扔在了角落里还是不小心拿去垫桌脚了,但是当初的记忆却历历在目。
他那天像往常一样拿了信箱里的报纸,上了楼开了门,蹬掉脚上的鞋子窝到沙发里扫了一眼中间的缝隙。
结果就被上面“堃仪”两个字吸引了目光。
他当时想,这个字读啥来着?
然后翻出积了一层薄灰的字典。
哦,读kun啊。
名字还挺有趣的嘛。
唔……这是邮编和地址?
他打开自己的柜子,翻出了一打被藏在很里面的明信片。
挑挑拣拣,最后选了张印着大海的。
然后把它翻到反面,伸手拿了平时赶稿用的水笔,开始认认真真一笔一划写人生中第一封寄给陌生人的信。

“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孟章。”
“……现在是八点十分,我这里阳光很好,身上的棉衣已经可以脱掉了。刚刚熬夜赶完这个月的稿子,早饭还没来得及吃,突然感觉有点无聊。你呢?”

明信片被塞进邮筒落到最下面,发出啪嗒一声响。
孟章心满意足地哼着小曲儿往回走了。
手里的豆浆还冒着白烟,新烤好的面包依旧香气喷喷。
美好的一天又开始啦。

仲堃仪其实一开始没想到自己能收到信。
他看着自己面前微微有些泛黄的明信片,有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照道理来说他现在应该动笔写回信了。
可是他压根就没想过要怎么写。
哎,造孽哦。
他皱着眉,一支水笔在手指间灵活地转动着。
想了很久,他才开始下笔。

外面飘起了雪花。
街灯照得路面白茫茫一片。
很有韩剧的感觉。
他一口气跑到了家附近的邮局。
把放在口袋里还带着体温的信塞进邮筒。
然后换了个方向,去了酒吧。
等会的live可别迟到了。他边跑边想。

孟章这天下楼开信箱的时候发现里面不仅有报纸,还有个信封。

“你好啊。”
“……现在是晚上九点半,外面下小雪了,还是有一点冷。刚刚吃完晚饭没多久,等一会就去酒吧和乐队的兄弟会合,然后晚上开live。”
“原来是写手啊……很想看你的作品呢。”
“很高兴认识你。”

纸上的字迹清隽有力,再加上信里活泼的语气,让人分分钟就脑补出了一个为了自己的音乐理想而不断努力的帅气少年形象。
孟章眼珠子一转。
嘴角勾起了诡异的笑容。
新连载的人物原型有了呢。
嘿嘿嘿。
然后他找出被压在一堆书底下的诺基亚,给编辑打了个电话。
“喂小苏吗?”
“是啊有什么事吗!”
“你别这么紧张嘛。”孟章哭笑不得,“又不是我要请假或者拖稿什么的。”
对面舒了口气,“那怎么了?”
“不是我手里这篇快要完结了吗,我想开个新连载。”
“……那您还拖稿吗。”
“……应该不会了。”孟章擦汗。
“那感情好。那我就等下个月的新连载了。”
“嗯好。”

电话挂断了。
孟章迫不及待地扑到书桌前去写大纲了。

从半夜写歌一直写到一大清早的仲堃仪突然打了个喷嚏。
他揉了揉鼻子。
谁在想他?
思索许久,未果。
他低头,哼唱着那一小段旋律。

“少年抱着吉他一个人唱着寂寞的歌。他坐在房间里,银色月光照着才写了一半的信纸。雪花飞舞着,是冬天的颜色。”

“要给你的信还在我手里紧攥着
想说的话也突然说不出口了
时光匆匆走过
只留我一个
还想弹着吉他
再给你
唱一首
我的歌”

很久以后,他们有一个同样的名字。
——Letter Lover。



---------
话说好想带其他人玩诶……有建议的话在评论里留设定好不好qwqqq

评论(11)

热度(18)